人類 米食文化的大突破

洪博銘

您知道嗎?

四千年來由於人類改用「鍋煮飯」,損失了一百六十歲的壽命。

同時出現「醫」這種行業,人體健康才開始受到嚴重的破壞。

自從食用白米,人類的「健康」,「適應環境」的能力更是「摧枯拉朽」,

成為醫生「掌控生命」,「統制天下」的局面。壽命也降為只有八十年的機率!

 

人對米胚芽和全米的利用率越高,

壽命就越長啊!您相信嗎?

神農時代,土窯竹葉飯,米胚芽利用率百分之百,平均壽命320歲,人類少病痛,無醫生,只有毉。

帝時代,陶鍋煮飯,米胚芽利用率百分之25,平均壽命160歲,人類多病痛,醫學萌芽。

科學時代,白米飯,米胚芽利用率零,平均壽命80歲,醫藥發達,新病不斷,健康,無保障。

理由很簡單!

土窯竹葉飯時代,必須將大米壓碎,才能用最少的「加熱能」熟飯,百分之百保留「全米」成份和「抗病物質」。

  鍋類煮飯的時代,因為全粒炊煮,要用十倍以上的熱量才能熟飯,這時,只有米身五十分之一大小的「胚芽營養素」,只剩百分之25,百分之75全部破壞掉了,同時抗病物質全毀。。不論用什?方法煮飯都一樣,因為這是「體積比例」和「加熱破壞定律」的問題,而成為人類學識的盲點。

  吃白米飯的現代,由於吃白米飯的現代人,完全得不到米胚芽的福蔭,使得,「自然療能」和「抗病能力」完全崩潰。過去的“奶粉育嬰教育”,更將後代的「免役能力」都剝光了。人體最后的一道防線,適應能力亦將煙消雲散,成為名符其實的「瘋城」。

認識米胚芽和全米

  全米和米胚芽,是人類食物中最神奇的物質,它不僅是營養素週全和豊富而已,最重要的是,它有許多人類在眾多食物中,?不能或不容得到的物質,尤其是「自然療能」(自我維修工程師),生產抗體所必要的材料,一些必須透過人體功能才能產生的,或透過全米的?體,才能生產,釋出,的巳知,未知,氨基酸,微量和痕量元素,抗體,甚至智慧元素,都包含在全米的構造中。“米”能治癌並非神話,問題只是我們的煮熟過程,能否維護“全米”的全部功能而己。

  因為會吃米的人,根本不會有癌。董大成博士晚年也發現到,米糠發酵液的抗癌能力。不僅如此,筆者更認為,米糠和麥芽發酵液,應該能夠治癒精神病患的惡體質而致復原。蓋,惡體質的造成是由於患者在忘然無知的狀態中,執行動物自覓治病物質的原始本能所造成的結果,這時他們要的是某種發酵物,而非所有腐敗物,因而酸敗發臭的米糠水或回春水,應該是本能所覓的發酵物。米糠太空包之所以能夠培育優秀的抗癌靈芝是因為米胚芽中豊富的抗癌物質,有機鍺,特別容易為其他物體轉換之故。尤其對人體而言,它的有效物質轉換率,比其他任何食物都要高得多。這更是由於米澱粉中的澱粉醣亦異於其他澱粉之故,它特別適合人體唾液和胃酸的雙重分解。而成為策動人體能量, “自然升降”唯一的重要物質。(脈管外體液循環所必須的重要動力源物質。)內經謂「中央之穀」,(土形)意思是它有一種,有如在產生真空狀態後才能發生的“能動”歸元能力。使偏離軌道的能量,升者自降,降者自升的自然力。同時具有運動還元點和 “能” “質”轉換點功能的意思。

基於四季,五形,六氣的「五行論」學說,

  由膨漲而燃燒(木生火)由燃燒而真空,(火生土,能動歸元)由真空而收縮,(土生金)由收縮而凝結,(金生水)。註:木形,如木,如春,能動向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擴散膨漲,有如木之形。火形,如火,如夏,能動熱而不斷上升,有如燃燒之火形。土形。如土,如秋王,(秋王三日無季節)能動由四面八方返轉,收縮,有如大地龐大之吸收力,(萬物歸宗)。金形,如金,如秋,能動由收縮而轉冷凝結, “能”轉換為 “質”,有如金之凝集質量。水形,如水,如冬,物質由密度成熟而產生下墜的「重力」,有如水之善下。此謂「四季五形」,(四季中五種可見的形態)。六氣,物質由下墜的重力作用產生加速度,由無限加速度而質量則無限收縮,無限增加密度,重力而“爆炸”“化氣”,中西用字不同理念則一,物質又轉化為不可見的能量運動。此謂一元復始。(故謂六氣,六氣無形無名故謂之 “化”亦謂五形化氣)。五形(第五形,土),是能轉變為質的轉換點。六氣,是質轉化為能的轉換點。前者由無形轉變為有形,後者由有形轉化為無形。變,形,化,氣,用字各有所指,各有不同。

  由四季。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來引出第五形的存在,同時點出它在交叉位置的性能。然後再由五形運動,“五行”來點出「六氣」的特性。(六氣有性無狀,故亦無位)。一整套宇宙物理學的輪廓,就更為鮮明。中國的古典文化中,確有許多不可欺之處,吾人不可不知。

  因此,四季,五形,六氣,構成中國特有的,能夠統合宇宙運動原理的物理學,四季五形,所論的是能動和質能轉換的靜態分割。五行六氣。所論的是質能運動的循環動態過程,如環無端,週而復始的原理。這樣的理學觀念,若非史前文明之賜,依現代的人類進化史學論斷,確實不可解。

歷史神話的啟示

  我們的原始祖先是全世界•最早發現燧石取火的民族,這個人就叫做燧人氏,早就不同於西洋的鑽木取火,石器時代以前的人吃的是,動物的肉和「小米」,人類的壽命據說是六百到九百歲,但根本不可信,因為我們不能理解。

  但是,從神農到黃帝這一段,我們就p能忽視,因為我們能用推理和科學方法檢查得出來。因為神農氏發現大米和農耕,使得糧源大大增加,人民也獲得很明顯的健康保障。因為,當時尚在石器時代,還沒有陶鍋,他們煮小米是,先堆疊土?,將土塊燒紅,然後,將小米用竹葉包起來,浸水後放入土?內,之後將土?打碎,蓋上細土,將小米悶熟來吃的。但是,大米太大,不能直接用這種方法悶熟,所以,必須先用石頭將米壓碎,成為較小的顆粒,才能用土?將米悶熟,誰知.,這一壓碎的手續,竟然隱藏?「科學常識」才能解開的,健康和壽命的大秘密。

  到了黃帝時代,發現陶土,製V陶鍋,能使大米整粒煮熟,省去壓碎的麻煩手續,非常方便。有史以來任誰都自以為是一種很大的進步,不疑有他。(煮熟50倍大於胚芽的「米澱粉」時,只有50分之1的「胚芽」,已經毀壞了4分之3,只剩百分之25的「維生素」,「抗病成分」完全破壞殆盡,)從此,後人失去二大維護健康的支柱,一是人體的抗病能力,一是醪醴的原來功能。因為前者失去了四分之三的養體功能,和抗病成分。後者卻失去原來的治病能力。此謂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吧!莫怪自黃帝之後,人類則開始,為醫奔命。

  黃帝時代,有一段困惑所有中國人幾千年的神話,據說,由於倉頡造字,驚動天地,天上下了三天三夜,紅色的雨,同時鬼哭神嚎,降下大量的糧食。這段神話,不論是否確有其事,神話往往因於,含有某種啟發後人的意義而存在的。柏楊先生在寫「中國人史綱」的時候也曾提起過,也像歷史上所有智者一樣,猜p透個中玄機。我們的疑點在於,雖然倉頡造字確實是驚天動地之舉,但是,為何會跟“紅雨”和 “糧食”扯在一起!

  如今想來,不覺令人恍然大悟而猛打寒蟬,突然解開神話的謎團,「這些糧食粒粒都是心血的結晶啊,現在都像這樣被「糟踏」了,(飯煮熟就糟踏了4分之3)人類就要步入相當悲哀的命運,真令鬼神同哭?」!「再多的糧食也不?你們這樣糟踏的啊」!因此,糟踏的「糟」字,造字時就帶上了「米」字旁,因為最“糟”的是“米” 白米飯更是,更糟的糟粕,己能看出「粕」字由「白米」所組成的意義了。所以,白米就是粕,粕就是白米,“白米飯”返回讀就是“飯粕”,我們不應該說是「您吃飽了沒」,而應該說「您“吃粕”了沒」。再想一想 “飽”與 “粕”的孳生音意,豈不都只意味著填滿肚子,而完全沒有 “維生”意義嗎?自倉頡造字就有這樣的含意,後人竟沒一人能解。還談什麼醫食同源?上醫治未病?那麼! “為不病者”(能讓人自然不生病的人)何謂?(怎麼說?)。莫怪人人纏綿病床,醫不勝醫,治不勝其治。可見這種道理在,黃帝前後的古代,早就有人知道了。神話往往都是用這種方式來啟發後人的。(紅雨是大自然哭出來的血水吧)。這樣的神話豈能置之度外。不加深思!…..因倉頡造字的理由,不過是當時腐儒,往自已臉上貼金之論罷了。

  在上述的前提之下,醫者何物?養生何義? “為無為”, “醫無醫”,“不為而治”,“不為而醫”“不治而治”, “不醫而醫”,是完全無稽之談嗎?慚愧喲!現代人。醫療的最大破壞力,在於促進人體的機能懈怠,藥愈靈,愈懈怠。上天早就賜給人類,不病靈丹,卻不懂得如何使用,而隨意糟踏,還談什麼醫藥,療法,談什麼養生,談什麼預防醫學。

  當我們知道我們竟然,是這樣無知的糟踏稻米的道理之後,您會不哭出血來嗎?您能說,現代人的病痛,“脆命”(突然暴斃),不會是一種上天公平的懲罰嗎?

  現在用我的方法去煮飯,我不會收錢,也不會增加您的開支,您只會立即,最少節省四分之三的燃料費,一二個月後全家人的健康,就會全然改觀,最少不容昜感冒,不容易腸病毒,繼續半年之後,全家人的體質,就會完會改觀,胖者自瘦,瘦者自胖,各自適配自已的骨骼體形。這時要您生病已經很難了。我講的只是教您煮飯的新方法而已,對您完全有益無害,何妨試試。(下接米食文化的大革命)

址:台南縣麻豆鎮麻口里麻豆口277

06-5700-906

電子信箱:p4321000@ms38.hinet.net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靈芝學術研究發展委員會
Ganode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