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芝換檳榔,明天更美好

台灣 何永慶

  台灣從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經濟下滑,政策搖擺,天災人禍不斷──1999年的921大地震,2000年的象神颱風、今年(2001)的潭美、桃芝颱風,剛縱掃全台的納莉颱風,可謂山崩地裂,洪水滾滾、土石洶洶,無不使台灣傷亡慘重,家園殘破。

  雖然,天災不可測,但人禍應可避。台灣山坡地大面積違規種植淺根檳榔應該是人禍禍因之一。據媒體報導:根據台灣大學森林系主任陳信雄教授歷時九年(1989-1997)的長期觀測研究顯示,在短短九年中,地下水位持續下降五至廿公尺,地層的風化也有三十至六十公尺深。研究結果認為檳榔園對環境所造成的衝擊共有五:

  一、地下水位持續下降,安全出水量劇降,造成水資源匱乏。

  二、檳榔樹冠形成大量之孔隙,日射量增加,造成地力衰退,林相恢復困難。

  三、土層風化,造成土壤沖蝕量增加,引發坡面大面積之滑動。

  四、大面積種植檳榔單純作物引發病蟲之危機。

  五、因大面積種植檳榔,將造成微氣候之變化。

  研究還顯示,平均一公頃的檳榔樹一年耗水量達十萬公噸,土砂流失量也高達五至十萬公噸。以全台檳榔現種植面積,近六萬公頃來計算,一年的耗水量高達約六十億噸,超過一年的國人生活及工業用水量;土砂沖蝕量亦高達一年約五十億至六十億公噸。如此看來,若政府與民眾再不採取有效的方案來面對此一事實,將來還可能演變成「無雨沒水喝,下雨土石流」的窘境。

  誠然、每次災難後,政府與民間都會或多或少地反省改進,從921大地震後,政府就下令要砍除所有違規檳榔,並以每公頃獎勵金五十三萬元來獎勵農民造林。我們為這項措施喝彩,但是,理想與事實往往是有一段距離的。此項計劃,若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將可能會面臨諸多新的問題:一、農民之所以種植檳榔,就是因為現今農業人力不足,又沒有較賺錢的農作;二、政府要求農民砍除檳榔改種樹苗造林,卻打算五年後才發給獎勵金,完全沒解決農民眼前的生計;三、縱算此計劃可行,試想以每公頃獎勵金,新台幣53萬元計算,全省宜林地約11124公頃,檳榔地砍除造林,其獎勵金將高達新台幣60696萬元,若全省約6萬公頃都轉造林,更須新台幣324億。在當今國庫已空虛之際,不知此鉅款將如何籌措?四、農民賴以維生的土地造林後,如何靠有限的獎勵金長期維生?可見,若只是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處理問題,而沒有完整多嬴的配套計劃,恐怕,將來還是成效不彰或徒勞無功。

有道是:有如咀咒黑暗,不如點亮蠟燭。

  有鑑於此,中華自然療法靈芝學術研究發展委員會冒昧提出一項上可富國強國,下可保健裕民,的建言──檳榔換靈芝、台灣更美好。

一、學術方面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辦人 陳紬藝中醫師一向主張〝自然療法,堅守治病不傷身〞的原則。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 460-377 B.C.) 亦強調〝治病不可傷身〞(First, do no harm)。如何才能做到〝治病不傷身〞呢?唐代名醫孫思邈在〝千金方〞自序中指出:〝夫醫道者,當須先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治不癒,然後命藥〞。可見中國〝藥食同源〞的文化,乃是〝病癒身安〞的基礎。然而正如陳紬藝中醫師於〝生態危機與王道中醫〞一文中所說:〝在中藥方面,有沒有既不含毒而且有捷效的呢?〞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原來它就是被神農本草經列為上藥之首的上藥──靈芝。以蘇俄、英國、澳大利亞為首的世界醫學會,有鑑於西醫藥副作用太多、太大而重新反省,產生了一個新的治療觀念──適應原(Adaptogen),其條件有三:

  1.無毒、無副作用(nontoxic)

  2.廣效性、其作用不限於特定臟器、器官(nonspecific)

  3.具使身體各機能正常化作用(normalization)

能強調激發全身,使全身正常化而達到體內動態平衡(Homeostasis)或自癒力(Self-curauve power or self-healing ability)。

大自然中只有靈芝正好夠條件合乎〝適應原(Adaptogen) 〞(詳見〝自然療法第109p32p33〞。

  西方醫學這樣的反省與覺悟,正好與中國醫學〝固本培元〞〝扶正袪邪〞,進而〝陰平陽祕、精神乃治〞的觀念是不謀而合的。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總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曾說:中西醫學的互補、自然與科學的互助,在靈芝身上,看出最好的範例〞。前榮民總醫院的醫學博士潘念宗醫師也說,〝我相信,全世界來講,醫學要改變的話,靈芝會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所以,如果結合國內外各方學者專家,不定期地舉辦相關學術研討交流會,切實落實預防醫學及自然療法人人醫學的普及教育,設立靈芝學術專業網站(www.ganoderma.org www.ganoderma.org.tw等),向全世界推廣中華自然療法的正知正見;東方整體之宏觀,能了解西方科學之微觀;西方科學之微觀又能回歸東方整體之宏觀,進而知其質、解其氣、通其靈,人類才能不分東、西,科學、哲學及人文融而為一,善用已知,尊重未知,天、地、人才能和諧並存,自然天長地久。(詳見拙文〝廿一世紀自然療法前景與靈芝開發展望〞)。

二、產業方面:

  這樣一個〝藥食同源〞的食寶,它的盛產地就是台灣。可是在台灣上至政府,下至平民,大多數對靈芝仍然陌生,甚至漠視。以靈芝目前的種植情況可見一斑,全台灣靈芝的種植面積,據非正式統計,以公頃算應該沒有超過三位數,加上,農民辛苦種出來的靈芝,還不一定賣得出去。反觀國內檳榔的種植面積,據農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全台灣檳榔種植面積為:56097公頃,其負面效應本文一開始已有陳述。而靈芝的種植,能以很少的土地面積,就能種植多產量且高價值的靈芝,並可保留更多的山林不必被開墾。而且從菌種的培育到靈芝採收後,廢棄太空包(種植靈芝的培養基)的處理,整個過程不但不會污染大地,更可廢物利用,製造有機堆肥。整個相關產業,堪稱是生物科技無煙囟的綠色產業。

三、對世人的健康方面而言:

  檳榔可導致口腔癌,而靈芝可養生袪病,防癌、治癌,不分國度、不分種族、不分男女老幼、不分體質、幾乎是個生命就可食用,而且〝久食多食不傷身〞,靈芝對身體有全方位的功效(如下圖所示),若配合中醫的辨證論治或自然療法的辨證論食,將造福眾生。同時,也可以與西藥一起使用,可減輕其毒副作用,輔助其正面作用。

 

 

 

 

 

 

 

四、經濟方面:

  如果把台灣種檳榔土地的十分之一(56097公頃)改種靈芝,就目前台灣的先進農業技術,以嘉義中埔鄉彥廷農場為例,每公頃約可種60萬朵靈芝,每朵靈芝35公克計,每公頃可生產21公噸;若以5609.7公頃推算總產量是1178037公噸。再以每公斤新台幣571.4元計,每公頃產值約是新台幣1,200萬元,淨利約是新台幣500萬元,如此看來56097公頃,就將有新台幣6731640萬的產值;以靈芝平均兩年只種三次,其靈芝原料的總產值將超過2兆。

  從原料再製造成保健食品,就台灣地區及各國的市場來看,往往都以生物科技的技術,經過萃取、濃縮加工成膠囊狀食品;一般以五∼六倍濃縮為例可製成靈芝膠囊約9兆粒(400mg/粒),每粒售價平均以新台幣10元算,其總產值更可高達新台幣90兆。以台灣〝仁易靈芝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為例,〞秉持〝為 您提供一個價平物美的選擇〞的初衷;堅守〝不論是非,論事實;不談好壞,談品質;不重競爭,重敬業〞的自律,堅持〝在商言義,言義有商〞的企業文化,以〝小錢辦大事,小兵立大功〞的務實精神,在不到三年的時間,已從局部的台灣市場進入到日本、美國、奧地利等國家及地區市場,頗受國際友人的認同與肯定。並分別於1999年榮獲《全國銷費菁英獎》;於2000年榮獲《十大傑出企業保健系列金鼎獎》。

  因此,假若能結合產、官、學、商各界,再以中國醫學為基礎,以中華文化作背景,我們台灣是有條件以靈芝造福世界,亦能以靈芝創造出另一個台灣經濟奇蹟。

五、市場方面:

  在當今各種致病內、外因更趨複雜的環境堙A全世界都一樣,幾乎每個生命都應該或者必須食用靈芝。世人若因了解而需要,因需要而消費,物超所值,市場將是無限。

六、社會方面:

  世人因善用靈芝,少生病或不生病,不只遠離病苦,更為每個家庭乃至社會節省龐大的醫藥資源及開支;同時增加國家更多稅收,賺取更多外匯,帶動很多相關產業發展,創造無數工作機會及財富。

七、法令方面:

  以上幾點若能落實,法令自然簡化易行。

八、兩岸關係方面:

  靈芝除了台灣外,大陸亦生產很多靈芝,若兩岸中國人能就這方面,在文化、中國醫學的共同基礎上,同心同德、相互截長補短、相信應該能以靈芝“無毒、廣效、正常化”的特性下,除了強國富國、健民補民外,更能輔助或補其現代醫學之不足;甚至拯救無數生命;解除各國人民之疾苦,同樣也為各國省去鉅額的醫療虧損。

  此構想若能實現,將誠若日本富岡兩花石中醫學院副院長平和浩教授所說:“其實不是中醫走向世界,而是世界走向中醫”。或許,這將是21世紀,中華民族對人類的一大貢獻。

  我們以寸草之心,棉薄之力及區區實踐心得提出以上拙見,殷切期盼政府及各有志推動〝靈芝文化、產業〞的先進大德們不吝指正是盼。

  最後仍以 國父孫中山先生嘉言與大家共勉:

  夫事有順乎天理,應乎人情;

  適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

  而為先知先覺者,所決志行之,

  則斷無不成者也。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靈芝學術研究發展委員會
Ganode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