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癌細胞平反

前言:

  天下人、事、物,均有其因果關係,癌病亦不例外。佛家說得好:〝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同理,站在 陳紬藝中醫師創立的《中華自然療法醫學》的立場上,任何疾病(包括癌瘤)的發生及防治,何嘗脫離了自然的因果律。

  若世人不察〝因緣際會,才會產生果〞或〝緣斷因滅而果不生〞的自然法則及其規律,在防治癌病方面,只把注意力及防治的方向放在癌瘤是否被消滅?癌細胞是否還存在的治標不治本的方面,到最後,可能不是〝癌瘤不見了〞,而是〝人不見了〞。

人之初、性本善。同理,癌之初、性本善。

  各種內、外惡因惡緣長期迫害細胞,所以,內憂外患,迫使細胞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死掉,另一就是〝自力救濟〞;改變其生存機制,〝揭竿而起〞(癌化)以求活下去--惡劣的環境,以惡劣的方式求生存。人們不察癌化之因緣,或縱有察者,卻不化緣解因,只把〝自力救濟〞的細胞定罪為「癌細胞」。處理癌病方面,不下功夫改善細胞週遭之環境,一味把癌細胞趕盡殺絕,滅門九族------

結果:只靠「鎮暴」手段平亂者,必失江山;

      單以「格殺」方式治癌者,易亡人命。

      前蘇聯〝異議分子〞核能專家 沙卡洛夫(Sakharovs)警告世人:『更多的民主才能使世界和平』(The world can be made safe only by more democracy)。同理,更多的「潔身淨心,自省愛人(細胞)」來幫助每個細胞和〝受虐細胞〞(癌細胞),才是防治癌病的上策。

一、細胞的告白:

  我們細胞(以下皆以我們代稱),本來從正常的受精卵開始,在母體「安和樂利」的環境中,依循由祖先(有生物以來不斷進化,所創造的)「基因藍圖」行規蹈矩的一而二,二而四,四而八……經過不停的生長分裂,發育成胚胎。此時我們緊密的團結在一起,形成一團未分化的均質細胞,樣子是很可愛的哦!就像一顆小樹莓。之後,若周遭環境持續「風調雨順」的話,我們便愉快的再精確的依循「基因藍圖」一絲不拘、小心翼翼地進行分裂,有的成了肌細胞,有的成了腦細胞,有的成了骨細胞,有的成了血球細胞……這種各成其形,各安其位,並能各司其職的分化,是我們的本分和天性。最終我們組成了約有60兆細胞的共和國(人體),效忠共和國是的總統(人)也就成了我們的天職。

  但是,曾幾何時,「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我們擁戴的「總統」,政策一錯再錯──常常飲食不當吃香喝辣,吃進過量的肉、蛋、乳、糖、鹽及缺少纖維質的白米、白麵等,造成我們非常大的工作負擔;更有甚者,「總統」嗜煙、好酒、嚼檳榔,更讓我們苦不堪言。再加上人類的共業製造了太多的有毒物質,都隨著飲水、空氣、食物進入我們的環境,強迫我們分解、排除,我們其中的肝組織往往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我們為了效忠「總統」,雖然總是逆來順受。但是,我們多麼渴望「總統」能體察民情民意而愛民如子,所以我們想盡各種辦法如疼痛、癢、麻、累、睏、發燒、咳嗽、流鼻涕等方式或訊號向「總統」陳情。但是,往往得到的回應是以鎮痛劑、抗組織胺劑、鎮咳劑、抗生素、類固醇等的駁回和鎮壓。

  我們生存環境隨歲月增長及「總統」的失策,持續惡化。我們身邊充滿了垃圾(各類毒素),我們嚴重缺氣,總統依然強迫我們過量的吃不易分解消化的葷食;我們內急時,幾乎找不到廁所;我們苦不堪言,疲憊不堪,可是「總統」仍然常常要我們加班熬夜(深夜不睡)。只為「總統」爽──打麻將、應酬或打電腦、工作等。

  如此「水深火熱,民不聊生」的日子,我們仍然奮力盡忠職守地把污穢的血液想辦法淨化,我們竭盡全力的把不良物和各類毒素找個較合適的地方堆放起來,並以其產物(腫瘤)來勉強維持「共和國」的正常運作。

  但是,我們的努力,最終卻招來人們的殺、燒、毒的「血腥鎮壓」。在忍無可忍和「走投無路」、「官逼民反」的情況下,只有「揭竿而起」推翻「暴政」,玉石俱焚。

二、螃蟹的忠告

1.誰在傷害地球,製造病源?

  我們螃蟹(Crab)一族(本章節以下均以我們代稱)和諸多生物一樣,比你們人類提早在地球上誕生。我們的族群龐大,約有一萬種類,從約500米深海到海灘、從鹹水到淡水,從河川到小溪,都有我們的足跡,我們一向遵循自然法則,僅以沙土堛漲鳥鱆咿恅污、浮游生物和一些小形魚蝦等做食物維生,從不為一己之私而傷害自然生態。我們與同屬甲殼類(crustacea)的蟹、蝦、昆蟲等,為這個地球創造了約一千億噸的甲殼質(chitin),其量僅次於纖維質(cellulose)的生物資源【註一】。對整個地球的生態平衡和淨化,我們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從你們人類的各種文明病的防治角度來看,甲殼質有強化免疫、降膽固醇甚至防治癌病等功用。

  由於我們天生麗質、肉質細嫩、味道鮮美,且營養豐富,含有蛋白質、脂肪、核黃素、(riboflavin維生素B2)、維生素A及鈣、磷、鐵等多種營養物質,所以,我們在自然食物鏈中(food chain),同樣扮演著很重要的一環。

  在所有生物中,你們人類應該是最大最凶殘的掠食者,我們常常被你們人類大肆捕撈,或五花大綁,或被大卸八塊,肢解冰凍,運銷全球各市場,最終成了桌上佳餚(圖一)。或許,「弱肉強食」也是自然法則,被捕、被殺、被吃就算是「君子有成人之美」罷;今日成仁,明日再投胎成蟹,如此生物循環,千古輪迴,我們也就認命隨順。詎料,你們從上個世紀開始,大搞工業革命、森林一片片砍伐,河川一條條被污染,山坡地被開膛破肚,地下水被超量抽取,化工廠一間間地蓋、油井一口口地挖……你們人類對大自然的需索無度,已造成幾乎是我們所有的棲息地嚴重被破壞、河川海洋污染的慘狀姑且暫不談,就算原本是「世外桃源」的高山清溪,也因你們人類栽植檳榔、高山茶、高山蔬菜等,大面積的不當開發,造成只要大雨一來,濁水滾滾,土石洶洶,我們不是被活埋,就是因濁水而窒息。更有甚者,非法電魚也是我們和其他水族們的夢魘,我們雖然有時不是電魚人的目標,但冤冤枉枉遭受池魚之殃,你們於心何忍?由於你們人類的需求貪取,造成地球生態破產。這五十年來,二萬到十萬種動植物已絕種,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僅廿四小時之內,一百三十多種的動植物相繼持續消失,在這廿四小時內,廿多萬英畝的熱帶雨林被破壞,所造成順風方向的土地沙漠化,整個地球自然生態已快瀕臨崩潰;但是,你們人類在廿四小時內,仍然釋放一千三百萬噸有毒化學物到環境中,讓我們不想吸毒都難。在您們人類「只要是科學科技,有什麼不可以」的『文明』發展中,除了各種化學污染外,能量污染已大大超量。整個環境中充斥著各種有形無形看不到摸不著且帶著能量、信息的電磁波,天空中已有四、五千顆你們人類所發射的衛星,每顆衛星至少都有幾十種頻道,無時無刻不斷向地球發射電磁波,加上地面上還有各種電台、電視台、大哥大等有線或無線通訊【註二】,這些電磁波向「金鐘罩」一樣,對地球上所有的生物的傷害,也讓我們無所遁形。

  僅在1995年一年中,因燃燒石化燃料所釋出的碳,就達61億噸,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持續增加,溫室效應及聖嬰現象日趨嚴重,氟氯碳化物CFCs等物質更使臭氧層破洞一年比一年大;氣溫上昇已是眾生都得共同承受的事實,眾生早已苦不堪言。當然,你們人類也同樣自食其果,無怪乎疾病越來越多樣且複雜,越來越難醫而無藥可治。

  全球糧食減產已是不可避免的事,植物的光合作用到攝氏37度即停止,進入休克狀態,稻米、花粉交配在攝氏40度時完全停止,加上你們人類貧富不均,又造成「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可悲可惡之窘況,平均每天有四萬五千人餓死,其中三萬八千是小孩。而富裕如美國這類的國家,平均每人每年卻消耗糧食八百公斤,而其中百分之七十是作飼料,大量飼養牲畜,以飽口福。不但破壞生態,而且造成美國人一半男士一生中會得癌症,一半會死於心臟病【註三】。這種糧食資源分配不均將導致的惡果,早已遠超過了英國政治經濟學家T.R.馬爾薩斯(Malthus,1766-1834)於1798年所發表的「人口論」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所憂心的;「人口按幾何數字增加,而糧食僅是按算術級數有限成長,進而人類因「僧多粥少」引發戰爭、疾病、大規模死亡」來得更嚴重。更有甚者,你們人類為了經濟利益之爭,意識型態之爭,及種種恩怨情仇之爭,幾千年來,各類戰爭,此起彼落,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慘不忍睹。但遠古的戰爭,僅以刀、劍、矛、箭等相殘,對整體自然生態傷害有限,但自從你們人類發明了炸藥、槍砲、核子彈、生化毒氣彈等等後,對生態的破壞力,堪稱一日千里,毀天滅地。就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第一天的投彈量就等於20年越戰的總和,重金屬汞、鎘、鉛、銅的波動瞬間衝向大氣,以每秒30萬公里的速度,繞地球七圈半,地球上的水源全部遭到污染【註四】……假若把從地球演化到今天的歷史濃縮成一天,即地球誕生是24小時中的零點,那麼,地球的首批居民--厭氧性菌(anaerobic bacteria)約在早晨7點鐘降生;午後13點左右,出現了好氧性細菌(aerobic bacteria);之後,魚和陸生植物約產生於晚上22點;而你們人類是在這一天的最後一分鐘才出現。也就是說,在你們未出現之前,地球由諸多微生物及動植物通力合作幾十億年所累積的自然生態資源,眼看就要斷送在你們人類不到一分鐘的作為上。你們人類種種破壞生態的行為,真是罄竹難書,就算不顧眾生死活,如此同類自殘,動輒烽火四起,不就是沒完沒了的「煮豆燃豆萁」嗎?不就是「同舟共毀」嗎?美國印第安人於十九世紀曾警告:「當最後一棵樹枯萎,最後一條魚被抓,最後一條河被污染,才會發現錢是不能吃的。」同理,當最後一滴水不再乾淨,最後一口氣不再清新,最後一寸土地不再有生機,最後一粒糧食不再純潔,您們人類如何獨善其身?如何不得疾生癌?試想您們又能製造何種良藥能癒疾治癌?世界末日,遲早會因你們人類的種種破壞而提早到來。但我們堅信,以我們的生命力及適應力,我們會在你們人類之後滅絕。因為我們家族中的「怪方蟹」(X.novaeinsularis)能活在高溫噴泉口附近,非常適應強酸高熱的有毒環境【註五】。

  自稱萬物之靈的你們人類啊!如果以上我們的陳述是客觀事實,敬請懸崖勒馬吧!

2.勿嫁禍於蟹  還我清白

  佛法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如今,你們人類文明病叢生,癌瘤為最。卻不好好從因果律方面做全方位的立體反省、改善,卻把癌(Cancer)的罪名加在我們頭上,真是莫名其妙,冤枉好人(蟹)。

  原來,你們人類主流醫學所說的惡性腫瘤Cancer字源於希臘神話英雄赫拉克勒斯(Heracles),當他正與九頭水怪海德拉(Hydra)博鬥時,天后赫拉(Hera)派巨蟹(Karbinos)前來暗襲,夾住赫拉克勒斯的腳不放,終被英雄殺死,天后赫拉同情之,將它昇空成今日的巨蟹座(十二星座之一),其名就是Cancer(圖二)。二千四百多年前,希臘的醫聖『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希臘,Hippocrates,460-377B.C.)也曾描述過某些乳癌外展,扭曲,形態好似螃蟹,而把這類病症命名為『Karbinoma』,後來此名再演變為拉丁文的Carcinoma或Cancer。在此同時,希波克拉底也告誡醫界治病須有整體觀【註六】。可是,後人可能沒能完全從先賢的提示中得到啟發,只從病理上觀察細胞脫序增生,其數量有如螃蟹產卵(圖三),其表象就像螃蟹(Cancer)般「橫行」(圖四)凶狠、難纏(圖五)。

  處處口口聲聲講究實證科學的主流醫學,何以如此取譬不當,竟用神話傳說的表象為癌瘤命名?如果,把地球比喻為一個人體,人僅是一個細胞的話,你們人類的所作所為,對地球而言,才是名副其實的惡性『癌細胞』。

  若真有「天庭」,我們真想向天庭「按鈴申告」,控告你們人類「嫁禍於蟹」、「誹謗名譽」。

 

三、一場慘烈的〝自殘內戰〞抗癌

《抗癌》二字,使癌病一開始就難治或不治。

古有明訓:〝愚者,化友為敵;智者,化敵為友〞。

  主流醫學所說的,惡性腫瘤--Cancer字源於希臘神話英雄Heracles,當他正與九頭水蛇Hydra博鬥時,天后Hera派巨蟹KarKinos前來暗襲,夾住Heracles的腳不放,終被英雄殺死,Hera同情之,將它昇空成今日的巨蟹座(十二星座之一)其名就是Cancer。二千四百多年前,希臘的醫聖『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460-377B.C.)也曾描述過某些乳癌外展,扭曲,形態好似螃蟹,而把這類病症命名為『KarKinoma』,後來此名再演變為拉丁文的〝Cancer〞。在此同時,希波克拉底也告誡醫界治病須有整體觀。可是,後人可能沒能完全從先賢的提示中得到啟發,只從病理上觀察細胞脫序增生,就向螃蟹(Cancer)般〝橫行、凶狠、難纏〞的表象;當今,西方醫學對『癌』的命名〝Cancer〞一詞,明顯只是從症狀現象而訂,而不究其因,查其緣。把變異的細胞比喻成〝惡魔〞、〝人類公敵〞等,而所有治癌的方向、治則都只有一個〝殺〞字。(圖一)

      1971年前美國總統尼克森更以超級大國總統之尊,向癌宣戰,這場人類最慘烈的〝自殘內戰〞便拉開了新的序幕------

      這場戰役,由於其基本方向就是《抗癌》,也就是對抗(逆治),所以,科學科技越進步,殺戮、圍剿癌細胞的手段就越特效、越徹底、越全面、越手下不留情。結果,有如辛亥革命時,〝亂黨分子〞被滿清政府送上刑場時的高歌:〝帶鐐長街行,告別眾鄉親,殺了我一個,自有後來人〞(圖二)。人們把被人迫害,奴役後還依然為人背過的細胞用各種手段〝屠殺〞,並殃及無數無辜。在搜捕、追殺〝癌細胞〞的行動中,更是寧可錯殺億萬,不可放過一個。所以,接受手術、化療、放療治療後檢驗沒有癌細胞的患者,往往不久後,突然又說是癌細胞又擴散了------這道理很簡單,因為,有如歷史上的歷代農民起義一樣〝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最後,是人為過失迫使細胞不得不〝揭竿而起,推翻暴政〞(圖三)。鳴呼,哀哉!誠可謂:〝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台灣每年因〝抗癌〞要犧牲三萬多人的性命,而且,新的癌患逐年增加,據台灣衛生署的統計,台灣地區的癌發生率為:1997年為134.1人/10萬人,2001年為147.68人/10萬人,到今年(2003年),更大幅昇高至252.8人/10萬人。其成長率快得令人咋舌。

  中國大陸癌病患者,更以每年100萬人左右在增加,其成長率似乎與經濟成長率成正比。讓人憂心。

  再從美國〝抗癌〞的成績單為例,在1900年每26人中只有一人死於癌病,到1930年,每13人中一人死於癌病,到1960年則升級到每五個人中有一人死於癌病,而今2003年,最起碼每3人中有一人死於癌病,若以此類推,怎麼得了?!

  因此,若防治癌病的方向再不〝迷途知返〞的話,在衛教、文宣等方面,若仍是鼓吹人們以生命最大的毅力、耐力和精神力量,信任〝手術、化療、放療〞是唯一正統、有效、可靠的活命方法的話,以此類推,不再幾年,難道每個人都要成為〝抗癌烈士〞、〝抗癌英雄〞嗎?這場〝自殘內戰〞要無休止的持續嗎?!

三、〝順治〞與〝逆治〞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總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結合了中醫及西方自然療法,順勢療法而慧眼獨具的創辦了〝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其方向就是尊重自然、了解自然、保護自然,善用自然,其學術思想惟『順治』是尚。正如管理學上有句名言:〝方向比速度重要〞。同理,醫學上也應該是一樣,〝方向比醫術重要〞。古有名訓:『夫治民與自治,治彼與治此,治大與治小,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也,夫惟順而已矣!』(黃帝內經靈樞師傅篇)。『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為得道。道者,聖人行之,愚者佩之。從陰陽則生,逆之則死;從之則治,逆之則亂。』(素問 四氣調神大論篇)。今世人在〝人定勝天〞的自大心理下,假科技文明之名,重經濟發展之利,處處枉顧自然律,毀損自然;從受、想、行、識,行、住、坐、臥,人類的各種農、漁、牧、工業生產及各類社會活動;到人類沒完沒了的恩怨情仇,政治、軍事如火如荼的衝突,大有《只要是科學,有什麼不可以》的勢態,致使違反自然、傷害自然者日眾;順應自然、尊重自然者日寡。如此下去,可能會應驗『順天者昌,逆天者亡』的天理。

  真正的醫生,是屬於人體內的「自然療能」;疾病的病徵,是自然療能努力驅逐病害、恢復健康的過程和信息,醫生應該視「自然療能」為朋友來幫助它(自然療能),不可視為敵人來對抗它(自然療能),對抗是剝奪抵抗力和求生信號(病徵),其結果,只有把輕病變成重病,重病提早死亡。自然療法是通過各類自然的理、法、方、藥、食,幫助「自然療能」(抵抗力)驅病外出。詳見『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第九頁,陳紬藝著。

四、標、本(因、果)不可錯置:

  台灣《自然風》出版社,去年出版了一本由南華大學 呂應鐘教授撰寫的書《我的腫瘤不見了》,後學有幸應邀為本書作序,雖然當時後學與呂教授素昧平生,但讀完此書後,後學的直覺是──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反觀時下芸芸癌病患,大多數皆以惑、憂、懼度過餘生,實在冤枉,讓人惋惜。以個人拙見,這所有的遺憾都應該歸於人們破壞了生態、違反了自然,並一味地把癌當成敵人看,很少反省自己是否「化友為敵或逼良為娼」。研究人員在實驗室培養癌細胞,如果使其氧氣充足,癌細胞就養不好;如果改加二氧化碳,癌細胞就長得很好。兩次榮獲諾貝爾癌症研究貢獻獎Dr.Otto Warburg也說:『癌症有無數個次要原因,但只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身體細胞正常呼吸被厭氧細胞呼吸取代』。這說明所謂「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同樣的,『體質必先敗壞而後癌生之』。所以,如果人體各組織器官正常,體內「窗明几淨」,則何癌之有?

  治療方面,就中國醫學數千年的臨床經驗有其法則,即急症治其標,緩症治其本,不急不緩者或標本皆劇者,標本皆治。而身體內長癌細胞,應屬「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緩症,是標亦是果;各種內、外不良因造成敗壞的體質,所累積在體內的各類毒素才應該是急症,是本、亦是因。因此,治療上理應以能強力清血、解毒、軟堅、化瘀而又不傷身的藥、食(如夠量的麥草精、海帶、海藻、丹參、白、黑木耳及好品質、高純度的蜂膠、靈芝、巴西蘑菇等)祛邪(毒)之同時扶正(增強調節免疫力等)於同步。如此往往可做到「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的效果,即我國金元四大家所云:「不治而治,是謂善治」。縱使不得已非要以現代醫學來治療(切除、化療、放療)也應該像呂教授一樣,不惑、不憂、不懼、反省,根除以往生活、作息、飲食及思想觀念上各種偏差或錯誤,集諸多善因良緣於一身,自然較能安然度過生死關,而逢凶化吉。這就像警察要去執行勤務,抓歹徒時,務必先穿上防彈衣,戴上鋼盔。否則,縱算完成了使命,很有可能會陣亡。

五、不可不知〝病機〞(癌機)

      商場上有〝商機〞,戰爭時有〝兵機〞;疾病方面,就有〝病機〞,同樣的,〝癌病〞何嘗沒有〝癌機〞?那麼,何為〝病機〞?

  就《中華自然療法醫學》的觀點來看,『機』代表一個藝術的最高境界,中醫最早之典籍黃帝內經陰陽應象大論首先提出:〝治病必求於本〞,並指出〝本〞就是〝陰陽〞。又說:『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從現代觀點而言,所謂〝陰陽〞,在天應指『造物者』或『萬能體』,在人就是『自然療能』,它就是〝病機〞的最高主宰。簡單而言之〝病機〞就是提示正、邪交爭過程之訊息,有其機動性,中醫把它歸納為八綱辨證『陰陽、表堙B寒熱、虛實』。但是從字面上,欠缺『動態』意味,後經 陳紬藝中醫師再以新八綱『邪正、內外、出入、升降』而補充了舊八綱千年之不足。(詳見『金元四大家醫學新解』陳紬藝著)簡而言之,病機看不到,摸不著,是要靠天、地、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來規納、判別,是要靠身、心、性所表現出來的蛛絲馬跡去反推其因,知曉其緣,是多層次、全方位的形而上的推理層次和對生命自然律的了悟。

 

   一個想搶銀行的人,當他心起歹念或開始做相關準備時,其往往看不到、摸不著,既沒數據,也沒搶劫之現行,不過,銀行搶案已生其〝機〞,等搶案發生時,才有犯罪事實,會有數據,此時,雖然可把歹徒繩之以法,但畢竟〝搶案〞已發生了。又目前,台灣社會上賣的〝樂透彩〞,每期都開出六組數字,未開獎時的種種蛛絲馬跡或種種開獎的條件應含〝獎機〞,但很難被人洞悉,等開出數字(數據)來,才買彩券,不是為時已晚了嗎?今天,主流醫學處處講究數據,看來很客觀,很科學,但是,所有病理的檢查,都是現象,雖然有科學檢驗的數據,往往都只是結果,不同樣是為時已晚嗎?

      其實,主流醫學也知道很多〝癌因〞,而且有非常精深的研究,比如說:現代科學發現香菸中的菸焦油中含有3800種化學物質,目前已知其中43種會引發癌,所以吸菸者罹患肺癌、口腔癌、咽喉癌的機率約是常人的20倍,接受二手菸者約是10倍------而日漸劣化的生態環境,不良的生活形態,不當的飲食習慣,與日俱增的工作壓力和精神壓力,難以避免的醫源、藥源傷害等,在在提示人們〝癌機〞的如影隨形。所以,如果主流醫學能把防治癌病的方向和標的轉向病因、病緣、病機方面,症狀處理盡量備而不用或少用;或能參考:依循中醫的『急症治其標,緩症治其本,標本皆劇者,標本皆治』的法則,想必也能在癌病防治上,成效裴然。就像一個國家的治理工作,重心是教育為主,民事法為輔,刑事法次之(備而不用或少用)一樣,治癌治國,理應相通。

      以個人淺見〝病機〞或〝癌機〞,就是各種不良因、緣際會的動態過程與人體的自然療能的應變。

六、分清敵友:(癌—是友?是敵?)

  癌--是友?是敵?端看您對它的認知與態度和如何對待它。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每年約有600萬人被診斷為癌病,有400萬人死於癌病,儘管現代醫學多麼的進步,各種醫療設備多麼的先進,遺憾的是以上的數據看來癌病只是逐年上升而已,人們談癌怎能不色變?

  儘管全世界研究癌病的機構林立,所投注的人力、財力之龐大,可以用「耗盡財力,費盡心力」來形容,就相關研究學術論文、臨床報告、著作、可以千萬計、誠可謂汗牛充棟。結果仍是癌病有增無減。

  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後學引述以下幾點專家卓見,提請社會大眾及醫學界深思:

1. 西方自然療法醫學對疾病有一個與眾不同的看法,它認為一切疾病,是人體為了驅除毒素,挽救體力的應變措施,「是朋友,不是敵人」。表示它與西醫認為「病是敵人」的看法,恰恰相反,那麼,癌,這個十惡不赦,人人談之色變的殺人魔王,可以不可以說它是人類之友呢?這裡,特請日本自然醫學會創會會長森下敬一博士回答如下:「現代醫學認為癌是惡劣細胞的堆積,其實並非如此,而是身體防衛反應的產物,牠是對身體很有利的裝置。癌的本來面目是「血液的污穢」,如果沒有長出癌腫的話,一定以敗血症的疾病死亡,敗血症只要三、四天就會死亡,由於癌腫才延長了壽命。而現代醫學的癌療法竟然要把這位「救命的女神」擊倒,以此要來治療癌症,恢復健康的身體,可說是無稽之談了。」(見其大著:「癌症的治療與預防」P98~99武陵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2.

「中華自然療法」創會總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平素一再強調治病當「求本求因」,而現代醫學則偏於研究疾病現象的「病理學」,昧於「病因」,忽視「病機」,以致治病「治標不治本」,對癌病也是如此,讓人費解。

因此,癌病除了根據自然療法的「缺氧」、「酸性化」-也就是中醫的「氣化」、「病毒」之根本病因,尋求治療之外,一切砍(手術)、燒(照射)、殺(化療)的方法,與「病因、病機」無關,屬於治標方法、霸道方法,利少弊多,醫者與病家,務必再三思、慎思。明代大醫學家周慎齋說得好:「行醫不識氣,治法將何據?堪笑道中人,未有知音處,見痰莫治痰,見熱莫攻熱;喘生休耗氣,見血不清血;無汗勿發汗,遺精莫補澀。明得箇中機,便是醫中杰。」同理,今天我們談防癌抗癌,普遍犯了類似〝見痰治痰,見血治血〞的〝見菌滅菌,見癌殺癌〞的弊病。以這樣的作法,不是癌病難治,而應該是施治不當。

註:本文引述『自然療法』第112期P15〝癌是最需要幫助的朋友,不是敵人〞陳紬藝中醫師著。

3. 那麼,癌是什麼呢?

站在自然醫學的立場上,〝癌是一種慢性、全身性、退化性、血液性、缺乏性的中毒症〞。

(摘自〝生物醫學的神效〞P206台灣 郗磊峰教授)

七、現代醫學(西醫)治癌的利弊省思:           

1. 既然是慢性,可見是長年累月慢慢累積而成,進而量變到質變,再由質變到量變。所以,就算是得了癌,大多也不會立即要命,可從容以待。
2. 既然是全身性,就應該整體思考,全方位(全面)面對,做整體改善,而不只是局部處理(切除)。
3. 既然是退化性,就應該找出導致身體內臟組織退化的因、緣。以中醫之辨症論治,並配合飲食的調理、適度的運動及達觀的人生態度,應可辦到。而不是觀其象,除其症(放射線治療)。
4. 既然是血液性,就應該以清血、淨血、造血的方法從根本著手(施治)而不是不惜破壞造血功能,殃及身體各正常細胞,只求趕盡殺絕(化療)。
5.

既然是缺乏性的中毒症,就應該袪其毒、補其不足。
正是中醫所強調的〝扶正袪邪〞,而非〝下毒損正〞、〝玉石俱焚〞雪上加霜。

6. 現代醫學之所以很難治好癌病,其原因有三:第一,雖然已知道相當的病理,但治療方面完全不能解除病因,而只治療病果,自然「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第二,治療癌病的手段不但難以奏效或無效,反而有害,更造成癌病的基本病因更形惡化。第三,治療的標的是病灶和數據(所謂癌指數等),而非人整體。
7. 因此,如果說癌病是可怕的,倒不如說是人們對癌的錯誤認知與態度是可怕的,因為人們一直把它當敵人看待。試想,如果你家的小孩只要稍一不聽你的話或〝學壞〞,你何以忍心就不問青紅皂白、視他為敵人,並殺之而快?!另外,就是現代文明對自然生態的破壞是可怕的;還有就是現代醫學治療癌病的手段是可怕的;再有就是一般病家積習(不良的生活作息)不改及來自各方善意的〝關懷〞,讓病家無所適從,方寸大亂。
8. 總之,治療癌病不能只單一的治症(切除、化療、放療之類),最要緊的是在不傷身的原則下如何解除體內毒素以及強化全身各機能(自然療能),使之從弱至強,從強而正常,這才是長治久安之道。總之,任何病灶(果)都必有其因,有因之同時也須有其緣,因緣際會才會生其病(果)。因此,如何斷緣、滅因,化解病機,才是醫之正道。
9. 站在急症治其標的立場,後學也不完全反對必要的手術開刀,甚至適量的化療與放療。但必須說明白,中、西醫的治標是有很大的不同,中藥之毒係自然之毒,可自然分解消散於大自然。西藥之毒多屬化學之毒,很難自然分解消散,往往污染大自然,並容易造成藥源病。(詳見《自然療法雜誌》115期p.3-4中西醫藥的差異性---陳紬藝箸)中醫治標者,多屬袪邪的範疇,雖有時以毒攻毒,但堅守「大毒治病,十去其六」的準則,不可不知扶正,一味袪邪到底。否則,往往也是「藥到病除,命也除」。

八、癌症患者80%是被嚇死的?

  『美國著名的心理學家馬丁、加德納,原來是位醫生他竭力反對把實情告訴癌症患者。他認為,在美國630萬死於癌症的病人中,80%是被嚇死的』(摘自美休仕頓《美南新聞》2003.8.13)。台灣放射科名醫鐘昌宏醫師也曾說:『癌症患者三分之一是被嚇死的,三分之一是被醫死的,三分之一是本來就該死的。』

  這兩種說法,均不無道理,而且深刻反應了時下主流醫學治癌的現況或結局。

  台北一位罹患白血病(血癌)的抗癌小英雄在他的『抗癌日記中』這樣寫道:『化學治療是大刺客,刺向我身體的每個角落------放射治療是小魔鬼,攻擊我身體的每個要害------』

  台北一位音樂名藝評家罹患肺癌,後轉移為骨癌,他告訴我:『放療時,我感覺到骨髓被燒得嗤嗤響------』

  一位罹患淋巴腫瘤的退休將軍告訴我:『我是一個軍人,而且現在又活了70多歲,死對我而言,何足為懼。但是,我不要痛苦。』

  或許有人會說,如果有更好的醫療技術和更先進的醫療照顧,應該〝抗癌〞就無可怕之虞。遺憾的是,以已故日本天皇裕仁為例,因患胰臟癌而堵塞十二指腸,御醫採用困難度較高的繞道吻合術,欲使手術後天皇的消化道能正常運行,詎料未滿一年天皇又因吐血而入院,經檢查發現腫瘤復發,但沒轉移,因嚴重吐血,總共輸血30000cc,幾乎是換了十遍全身的血液,結果,儘管得到多麼豪華周到的護理,多麼先進的醫療技術的治療,同樣受盡折騰,仍然回天乏術。前美國總統甘乃迪夫人賈桂琳女士,罹患淋巴癌,幾經化療後,半年後與世長辭。可見無論你是販夫走卒,或是達官顯貴,只要走上〝逆治〞之路,其命運雷同。而主流醫學認為,癌症經治療後能有存活五年者為成功。但是,人們往往忽略了一個問題,大多數患者,很難維持五年壽命。縱算活到五年以上者,他們如何活?活的品質如何?

  其實,幾乎每一個接受主流醫學的治療的癌病患者,其遭遇類似,必須承受因治療而產生的一切副作用,包括口腔潰濫,牙齦出血、食道、胃黏膜灼傷、潰瘍、嘔吐、喪失食慾、毛髮脫落、指甲變成紫色、虛脫等。這些有如煉獄刑法般的治療過程,試問,能不讓人恐懼嗎?最起碼,我個人是小生怕怕。

  在美國,曾向腫瘤科的醫生們做過問卷:『如果你自己或你的家人罹患癌症,你會接受同樣的治療方式嗎?』結果,有超過半數的回答是『No』。

  所以,如果在治療癌病的方向上,依然只停留在主流醫學的開刀(殺)、化療(毒)、放療(燒)的『逆治』之上,人們應該不是被癌病嚇死,而是被恐怖的治療過程或難得善終的結局嚇死。

  心理學家馬丁、加德納之所以主張要向癌患者隱瞞病情,我想可能也是居於人道精神層面的考量。但是,若依循『逆治』的醫療流程,最後,終究『紙包不住火』,意志再堅強,往往也很難抵禦『醫源病』及『藥源病』的摧殘。患者很少能逃過『含恨而終』的宿命。

註:疾病是正、邪消長的動態象。即身體自身的〝自然療能〞抵禦祛趕內在或外在不良惡因的有形或有感反應,所展現出來的動態現象,我們概稱為病。(圖一)

 

 

 

 

 

 

 

 

 

 

九、靈芝與自然療法的實務運用:

  曾罹患淋巴癌而以自然療法獲得康復的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病理科副教授、台大醫學主治醫師李豊醫師說得好:「得到癌症,值得恭喜。因為,假如不得癌症,怎麼會改變飲食習慣?怎麼會開始運動?又怎麼會學笑?」

  我曾在前年(2001年)4月到日本探望一位罹患胃癌的田中先生,一見面他迫不及待地希望我給他望、聞、問、切。但是,我只問了他兩個問題。我問他:「如果 您的小孩犯了錯或犯法被關在警局,您會如何面對或處理?」他說:「保他出來,再教育幫助他。」我說:「錯了!您應該建議警察把他槍斃。」他愕然不解,略帶怒意反問:「為什麼?我得胃癌與我小孩何干?」我說:「中國人認為子女是父母的骨肉,日本人如何認為?」他說:「孩子當然是父母的骨肉。」我再問:「您身上的細胞和您的胃是不是 您的骨肉?為什麼要殺(切除)您有病的胃,您似乎很認同,而且好像迫不及待。而今要槍斃 您犯法的小孩,您就大不以為然呢?」他沉思片刻說:「我聽得懂。」

  第二個問題,我問:「假如您飼養的魚很久沒照顧好,水很混濁,當您發現時,魚快死了,請問 您當如何處理?」他幾乎不加思索,脫口而出:「把水換掉。」我說:「這麼簡單,您把我從台灣請來做什麼呢?」他又被搞糊塗了。我告訴他:「我會先把水取樣分析,再把魚抽血化驗;再做電腦斷層掃描,照胃鏡,切片─最後把胃切除,必要時,再做化療、放療。請問,您的方法魚比較有救、還是我的方法魚比較有救?」他點了點頭:「您的意思我能理解,也能接受。不過,魚換水很簡單,我要換什麼?」

我告訴他基本上要四換:

1. 換觀念,徹底轉變仇視癌細胞的敵對觀念。並向你身上的癌細胞認錯,告訴他:爸爸沒有給 你一個好環境,讓 你受苦,為我背過。孩子,我錯了,我愛你!我會〝孟母三遷〞全方位改變身體環境來幫助你。
2. 換掉以往錯誤的飲食習慣,吃糙米、多素少葷等。切實做到〝四低一高〞的飲食法則(四低者,低油、低鹽、低蛋白、低糖;一高者,高纖維)
3. 換掉以往每日繁重的工作壓力,放下一切名、利、權位的負擔,徹底根除貪、瞋、痴、慢、疑等負面情志,每天早晚多做些散步、談天、聽音樂、唱歌等,做輕鬆愉快的事。
4. 換掉不正常的作息,早睡早起。
  最後,請每日早、中、晚餐前及睡前(空腹)食用6倍濃縮靈芝5-6公克、天然蜂花粉6克。另配合中醫處方。

  這樣持續了半年,田中先生雖然自已覺得很好,但是,經家人及其醫生朋友的善意強迫,被推到手術室堣@刀切開,結果,僅發現一小小類似溃瘍小點。田中先生深感冤枉,我勸慰他:「如果不切開,又如何証明您我的堅持是正確的,您的小小犧牲,其實可讓更多人免受挨刀之苦,功德無量。」田中先生欣然釋懷。如今,他安然無恙,除了工作、生活作息更正常規律外,也吃少量靈芝、花粉保健。

  多年來,就後學的實務經驗中,有肺癌、乳癌、淋巴癌、口腔癌、大腸癌、鼻咽癌、血癌等,諸多轉危為安的實例,因篇幅的關係,就不一一例舉,在此僅把靈芝的實用方法及其對癌病的部分藥理作用略加說明與介紹:

十、就中醫的立場:

1. 扶正與祛邪同等重要:癌病的治療並無專門的治癌症方劑,而依然是辨證論治,大致可歸納為祛邪與扶正兩大治則,即扶正有利祛邪,邪去而正自安。祛邪方面包括了清熱解毒、活血化瘀、軟堅散結、利水滲濕、消腫解痛以毒攻毒等。扶正方面包括了:理氣活血、健脾潤燥、養陰生津、補肝益腎等。而一味靈芝能【扶正祛邪於同步】。前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所長劉國柱博士在其大著《現代科學看靈芝》序文中指出:「近十餘年,人工栽培有成,復經科學分析,藥理研究,印證之典籍與應用,其醫療範圍之廣,功效之卓著,均獲確認而彌彰。 從事中國醫藥之研究廿餘載,實未見出其右者,較諸如棗仁、玄參之鎮靜安神,人參、蟾酥之強心,杜仲、鉤藤之降壓,當歸、黨參之生血,丹參、銀耳之抗凝血,大蒜、澤瀉之降血脂,地黃、知母之降血糖,茵陳、梔子之保肝,黃耆、丹參之增進免疫,黃芩、麻黃之抗過敏,苦參、香菇之抗癌----,幾均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以,靈芝可以單一使用,亦可與其他中藥配伍,君、臣、佐、使不拘。

2. 靈芝的用法與用量:對人體而言,若只是提昇或調節免疫力,在身體沒什麼內毒的情況下,其實,很少量的靈芝就可達到此作用。問題是一個重病患者,以癌患為例,其體質可說是多面性的敗壞,其體內累積的毒素,豈是少量靈芝能清除的?中醫認為,邪不去正難安。而若以其他中草藥祛邪(排毒),需要精確的〝辨證論治〞(註一),否則有時也如刀之兩刃,所謂祛邪不當易傷正,甚至亡人性命,畢竟絕招往往是險招。而上品靈芝能扶正的同時祛邪,祛邪的同時又能扶正。大陸學者曾以靈芝水萃取液對白老鼠各類癌試驗:

靈芝水萃取液

(劑量:u g/ml)

各 類 癌 細 胞 數 量 (%)

肺癌細胞

肝癌細胞

黑色素癌細胞

子宮癌細胞

投予靈芝前

100.0

100.0

100.0

100.0

小劑量(10)

60.0

57.4

68.0

63.3

中等劑量(100)

24.3

21.0

27.5

29.0

大劑量(500)

5.9

2.7

10.6

8.5

(摘自-靈芝人類健康的希望P.67 杭群著)

  在台灣,一位種植靈芝的陳先生,曾罹患淋巴腫瘤,先到醫院開刀切除。切除後不久,又長出來。陳先生便以每天一公斤的靈芝切片煮水(註二),全天不分餐次飲用靈芝水,如此不到一個月也就痊癒,至今已十多年不曾復發。可見靈芝防治癌的功效,與其用量成正比,即小用量小作用,中用量中作用,大用量大作用。所以,世間也有不少癌患者,吃靈芝無效,其很大因素就在於雖有吃,但量不夠、杯水車薪、無濟於事;或其他生活作習及飲食習慣不做全方位配合。

一: 〝辨證論治〞:就是中醫通過四診(望、聞、問、切),來了解人體的內外在正邪消長的動態變化,即八綱辨證(陰、陽、表、堙B寒、熱、虛、實),然後,再投以不同性、味、歸經的藥、食等。
二: 陶弘景說:「凡得芝草,便正當食之,無餘節度,故皆不云服法也。」今現代科學証明靈芝口服完全不具毒性,所以,食用自然沒有定性定量的問題。但除開靈芝外,大凡藥草,多有一定劑量的上限,不可過量。而且用時必須經過辨證。

十一、靈芝要吃多少量?要吃多久?

  除了年長(70歲以上者)且多病體衰者,一般而言,任何人都應該從大量吃到少量。並維持大量2~4個月後,再慢慢減少用量,這種吃法最具宏效。因為,任何人,血液的汰舊換新(新陳代謝)一週期約為90~120天,在這個過程中,體內若有夠量的靈芝扶正祛邪的輔助,血液品質會大幅改善。血液品質一旦改善,幾乎任何疾病,均有釜底抽薪之妙。等到效果出現後,體質明顯改善,再慢慢減少用量,最後,早、晚各1~2粒保健就好。

就下列表說明、以資參考:

靈芝產品 / 膠囊

      量 / 粒

每日次數 / 次 (餐前空腹)

維 持 大 量 時 間 (月)

       

亞健康

有病者

重病者或

癌患者

亞健康

有病者

重病者或

癌患者

亞健康

有病者

重病者或

癌患者

亞健康

有病者

重病者或

癌患者

6倍濃縮@380mg

4

4-6

6-15

3

4

4

2-4

4

4以上

12

16-24

24-60

8倍濃縮

@500mg±5%

2-3

3-5

5-8

3

4

4

2-4

4

4以上

6-9

12-20

20-40

18倍濃縮

@400mg±5%PTP

1

1-2

3-5

3

4

4

2-4

4

4以上

3

4-8

12-20

靈芝孢子粉

400mg/粒

1

1-2

2-4

3

4

4

2-4

4

4以上

3

4-8

8-16

1. 食用靈芝期間,可隨各人的體質和吃後的反應,隨證加減。也可以配合中、西醫藥的治療,相輔相成。
2. 由於靈芝有抗凝血及溶解血栓作用(行血化瘀),所以,在外傷有大量出血的情況下或手術開刀前後,暫不宜食用靈芝;女性生理期間只宜少吃,或暫停食用。

十二、靈芝在配合西醫藥方面:

  凡藥三分毒,多少都對肝、腎等臟器造成負擔或傷害,而靈芝可保肝益腎,正好平衡或消除其毒性或副作用,使其療效更為彰顯,陽明大學生物化學研究所教授李旭生教授和台北榮總王聲遠教授曾用靈芝熱水萃取液,合併西藥的抗腫瘤藥物並用,可以使罹患癌病的老鼠延長三倍以上的生命(台灣時報89.3.11)

    台北文化大學李興才教授因結腸腺癌,在手術切除後,接受化療前一週和化療的同時,配合大量食用靈芝、花粉,結果歷經為期一年12個療程的化療,幾乎沒有副作用產生。可見靈芝除了解藥毒及對身體有正面幫助外,不會干擾任何治療。但要特別強調的是,最好能在化療、放療前就先食用靈芝,否則〝中彈後,再穿防彈衣〞,雖有〝亡羊補牢〞之效,但畢竟還是中彈了。

 

注意事項:

  《書經》記載〝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靈芝在食用之初,往往會出現〝暝眩反應〞,即【引邪外出】的現象,也就是俗語說的排毒反應,如高血壓患者,血壓會略有升高;糖尿病者,血糖會略升高;肝病、肝癌者,皮膚可能會起紅疹或GOT、GPT略會升高;血液PH值偏酸性者,有疲累感….總之,食用靈芝後,若有任何與往常不一樣的感覺或不舒服時,千萬不要誤會是副作用,而是,體內不良因子被分解,由埵V外排除的過程,是中醫「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的最佳表現(詳見www.ganoderma.org〝靈芝問題知多少〞)。

 

結 語:

 

 

 

 

 

 

 

 

 

 

  所以,中醫治病講究求因、求本、掌握病機,抓主證方可化繁為簡。而靈芝正好是中醫之上藥,幾乎任何人、任何疾病,均可以靈芝為君(主藥),或臣或佐使,再配合其他自然治療,事半而功倍。靈芝之所以對癌病有效,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靈芝能大幅降低血液黏稠度,改善造血功能,大幅提高血液攜氧量1.5倍-10倍(大眾1994年3月號醫學P.30-31上海市中醫文獻館,中醫內科主任醫師潘文奎)。氧是人體內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之一,細胞內供給生命力的化學活動必須有氧才能維持,促成養分(食物)釋出能量的化學反應屬於氧化反應,細胞能量腺甘三磷酸(ATP)也需要氧氣才能製造。而大部分的細菌、病毒、黴菌、寄生蟲和其他導致疾病的毒原體及癌細胞都是厭氧的,在大量氧氣的環境中是很難生存或無法生存。就中醫的角度而言:氣帥血行,正氣內守,邪毒自清,讓大多數已癌化的細胞有機會還原為正常細胞;不能向善的癌細胞靠人體自身的免疫機制使之自滅(凋亡);造成癌瘤之因得除,促進癌瘤之緣能斷,其病機自解,癌安何存?

  若醫界和患者能徹底改變對癌的認知與觀念,導正錯誤生活作息與飲食習慣,配合適當的運動,再加上中華自然療法及中醫的辨證論治,或其他有〝順治〞效應的自然療法。必能〝化敵為友〞,大幅提高癌病的治癒率。縱算有些患者有時不一定能根治,也可以與癌和平共存;重症者亦能安然度過餘生。

不戰而能屈人之兵」是兵法上最高方略;

「不治而能癒人之疾」是醫學上最上層工夫。

      最後,務請對《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總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癌無該殺之罪,卻有救命之功』的醒世警言平心省思、慎思、三思。

      後學大膽地再度提出以上思考題,及個人尚不完全成熟的心得,希望各位學者專家、先進大德及社會大眾,不吝指教是幸。(詳見:www.ganoderma.org)

 

*參考資料:

    自然療法雜誌第112期P15『癌是最需要幫助的朋友不是敵人』-----------陳紬藝

    癌症的治療與預防P99~P106---- ---------------------森下敬一

    抗癌革命「與癌共生」P5~P6-------------------------近藤 誠

    生物醫學的神效續編P205~P208-------------------------郗磊峰

    醫學史與自然醫學P97~P126--------------------------林佳谷

    自然療法雜誌第120期P8--------------------------- 陳紬藝

    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P8~P12--------------------------陳紬藝

    醫食同源P184~P186-----------------------------劉滌昭譯

    食物是最好的醫藥P28~P37--------------------------梁惠明譯

    癌症的治療新趨勢------------------------------張毅生

    生機抗癌有一套-------------------------------范秀琴

    防癌保健P3~P8(引發癌症的內外因素)---------------------林仁混

    免疫革命----------------------------------孫安迪

    中醫腫瘤防治大全---------------------------李家庚 屈松柏

    靈芝-大自然的靈草P113-------------------------今子今朝夫

    我的腫瘤不見了-------------------------------呂應鐘

    美國之父 氫彈艾瓦雷特--獨家秘傳配方P14.P19-----------蓋、羅伯 隆安得生

    認識癌症P3~P5--------------------------------陳光耀

    防治皮膚癌有撇步(有妙方) 中央人壽保訊(第十五期焦點話題)-----------陳衍良

《細胞反叛》P4-P6----------------------by Robert.A.Weinberg

《癌症的治療與預防》P90-P93-------------------日本森下敬一 博士

註:本文分別發表於2003年10月27日北京召開的《海峽兩岸傳統醫藥特色療法暨專科專病技術合作大會》及2003年11月1日南京召開的《2003年中國南京海內外自然療醫學與健康學術論壇》獲評為優秀論文。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靈芝學術研究發展委員會
Ganode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